教学管理
当前位置:首页 > 教学管理
一个老党员的最后心愿:去世后将房产捐给国家

?

?

“今年是我入党60周年。60年来,我从内心深处感到我们党伟大!人民伟大!祖国伟大!”83岁的老党员龙科昊以此开篇,写下了《一个共产党员的回忆》。

在这篇长文的标题中,还有四个字——“后事安排”。在回忆完83年的人生历程后,龙老写下了三个心愿:死后不放鞭炮、不烧纸钱、不收他人钱物;器官捐献给人民;唯一的一套房子捐献给国防委员会。

85日,在岳塘区春满江南小区,这位可亲可敬的老党员给我们讲述了他的人生故事。

“这份屈辱我永远不会忘记”

“我们全家有8口人,只有8分田,大哥13岁便给人当了学徒,二哥常年有病,因无钱治疗英年早逝,大妹被迫送往孤儿院,她因无法忍受逃回家,最终还是被父母送给了其他人家,父亲给人做了一辈子长工,因过度劳累得了结核病,一生凄苦。”龙科昊老人出生于衡阳市衡南县的一个贫苦农家,走过83年的峥嵘岁月,再说起这些事,心情已是十分平淡。当我们以为这是一个历经沧桑的老人特有的从容时,他却突然不淡定起来。

73年前……”这句话才出口,龙老的声音突然哽咽,但他立马顿住,硬生生把接下来的话咽了回去。他把信纸递给我们,示意我们自己看,他偷偷将右手死死压住颤抖得厉害的左手,情绪仍然有点激动。

“我10岁那年(1943年)的五六月份,天气很热。我向伯父借了一些钱,同他一起到祁东县洪桥镇(现洪桥街道)买了20斤麦子,走到红旗水库时,麦子被日本强盗抢走了。他们还打了我一个耳光。我哭了18里路,回家见到我妈,又委屈地哭了。日本强盗在衡阳到处杀人、放火、抢劫、强奸,无恶不作。对日本强盗,我恨了70多年,他们的所作所为,我永远不会忘记!永远不会!”

这短短一段话,道出了龙老此生受过的最大的屈辱。那一年,他才10岁,第一次见到日本兵,第一次在黑屋子里验证了关于日军抢劫的传闻,第一次被刺刀逼退到了墙角。后来,他在家乡的河里看到了成片的乡亲尸体,河水被染成了鲜红色,仇恨的种子在龙科昊幼小的心里滋长,他暗自发誓,他要一辈子记住这份屈辱,他要靠自己的力量保护抱着他哭泣的母亲。

大哥外出,二哥患病,父亲在他人家做长工,10岁的龙科昊成了这个家唯一的劳动力,他给人看牛、捡黄豆、卖柴火、采荸荠……在战争年代,龙科昊过早承担起了一个男人的责任。

“共产党是真正代表无产阶级的”

在衡阳农村,龙科昊度过了整个青少年时期,见证了中国大地上翻天覆地的变化,他听到村头传来呼喊“日本人投降了”,他等来了新中国解放,第一次知道有个政党叫“共产党”,它代表广大无产阶级利益,他等来了土改分田,从此家里人不再担心挨饿受冻。

时间到了1951年。那时龙科昊的父亲、二哥均已过世,在湘潭惠景医院(现湘潭市中心医院)上班的大哥将孤身的他接了出来。在惠景医院守传达室、做病房卫生员、厨房帮工。一年后,龙科昊进入湘潭卫生学校(现湘潭职业技术学院医学院),一边上夜校,一边做着后勤管理工作。

在夜校,龙科昊听从部队退伍的老校长说抗日故事,见证了共产党如何帮助人民群众摆脱贫困。通过学习,他不再是个农民,而是拥有专业技能、能在城市立足的专业人士。1956年,在同事陈日新、黄宝玉的介绍下,他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,在党旗前庄严宣誓:

“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,拥护党的纲领,遵守党的章程,履行党员义务,执行党的决定,严守党的纪律,保守党的秘密,对党忠诚,积极工作,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,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,永不叛党。”

60年前的誓言犹在耳边,龙老用他的行动诠释着“奋斗终生”的内涵,用60年的所见所闻验证着他入党的理由:“共产党是真正代表无产阶级的!”

“有国才有家,强国再强家”

1960年,龙科昊从湘潭医学专科学校(即湘潭卫生学校)毕业,并被保送至湖南医学院继续深造。1962年他响应国家号召,带着妻儿回到老家衡南县,支援家乡建设,“我休了学,在老家开荒种田,一年能产2000多斤红薯。”正当龙科昊准备安心在农村后,复学通知单寄到了村支部,“当时我的老婆身体不好,再读书我已没了经济基础,于是选择就业。”

1963年,龙科昊被分配到湖南省结核病防治所做医务干事,1969年被调至湖南省卫生厅下属的劳动服务公司任经理,1983年被调至湖南省防疫站做副站长,最后以副处级干部的身份退休。

虽是副处级干部,龙科昊看起来却没那么风光,他吃住都十分节俭,为人耿直,原则性极强。老伴方云秋说:“他提拔了人家,人家过年来送礼感谢,全给退回去了,因为他是按业务能力提拔的,并不是指望这些。”在方云秋看来,这个老伴不像干部,倒像个老农民,“他不抽烟、不喝酒、不吃槟榔,吃饭时一粒米都不浪费,就剩一个碗底的菜了,还非要留着下顿再吃。”

采访当天,龙老家的桌子上还放着早晨吃剩的一碗绿豆粥,白米多、绿豆少。龙老最见不得人浪费粮食,他说:“我永远记得我童年的日子,父亲的一句话让我终生难忘。”

一年春节,龙科昊的父亲对他们说:“今天是除夕,你们可以吃个饱饭了。”1950年,村上传来了共产党要给农民分田的消息,老父亲还没能感受这份喜悦,便因病过世了。

“你们今天过的好日子,对我们这辈人来说,是当年不敢想象的。”龙老对我们说:“幸福来得太不容易了。我感谢共产党,热爱祖国,我深切感受到,只有祖国强大了,我们才能得到最好的保护。”

前段时间,龙老从收音机里知道了南海争端的新闻,气愤不已,“今天中国强大了!我们才不怕他们!”因此,他决定把春满江南小区这套116平方米的房子捐给国防委员会。

?

说起捐房的理由,龙老没讲大道理,他告诉我们,自己在长沙工作时,单位分了一套60平米的小房子,后被征收拆迁。他用拆迁所得的20多万元,加上自己平生的积蓄,回到湘潭买了这套商品房,“算下来,我这套房子本来就是国家的,我希望房子最后可以归国防委员会,用于国防建设。”龙老十分笃诚地说:“有国才有家,强国再强家!”

上一篇:一个老党员的最后心愿:去世后将???????? 下一篇:九旬老党员坚持交党费七十年

地址:湘潭市建设北路??????咨询热线:0731—58214692

Copy Right 2018??bet356下载bet356下载_为什么上不了bet356_bet356官网 邮件??版权所有??湘ICP备13004109号

技术支持:亿度网络